投稿

煤改气政策调整 天然气行业何去何从

   日期:2019-01-10     来源:慧聪供热采暖网    浏览:2911    评论:0    
从“天然气是中国的主体能源”到“宜气、宜电、宜煤、宜热”,环保政策的调整有多少因素是出于能源多元化发展?有多少因素是供需矛盾下的无奈之举?面对新政,天然气行业应该反思。面对对煤改气的非议,天然气业内人士应挺身而出。煤改气的大方向没有错,天然气大力发展的路子应满怀信心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煤改气政策调整


随着“以气定改”“促进天然气协调稳定发展”等政策性文件的相继出台,曾经轰轰烈烈、热热闹闹的煤改气有可能成为昨日黄花(各地不尽一致)。政策的骤然变化使得那些准备在冬季调峰中大展身手的大大小小供应商多少有些惆怅。《南方能源观察》先后发表文章《天然气的盛宴或提前结束》《中国天然气“狂欢夜”下的隐忧》,两文可认为是天然气行业专家的忧虑。在有关政府部门如环保领域发出的则是另一种高八度的音调“煤改气不许‘一刀切’,‘一刀切’行为必须追责,发现一起处理一起”。而去年是“煤改气不漏一户,谁漏户追究谁的责任”“谁烧煤就抓谁”(乡村标语)。一年河东一年河西!


当环保和天然气两个领域虽磕磕绊绊但仍同向而行之时,一位从事电网研究的教授在公众号上发表另一位从事可再生能源利用的学者的文章《重霾为何重返京城》,文中认为11月中旬的北京3天重度雾霾燃气电厂燃气轮机和燃气锅炉是罪魁祸首。这就等于说国家环保政策的基石——煤改气政策彻底错了?环保政策调整加上这些对煤改气的非议,使得那些从前年兴起的不少LNG点供供应商、今年兴起的各种LNG储备投资商感到担忧,也可能使国家大力加强天然气产供销体系建设的政策蒙上阴影。


天然气行业应该反思


政策根据社会经济的发展状况适时调整无疑是正确的,政策调整的背景是去冬今春的“气荒”,以及天然气的经济性问题。基于此点,能源行业的人士应反思,离开环保政策的高压态势天然气产业的好日子能否持续?如不能持续应该在政策方面做哪些改革?这是今天我们必须关心的话题。


清洁能源政策和环保政策不是一个硬币的正面和反面,而是一个议题。天然气供需矛盾说到底是简单的几个字的问题“东西不够了”。东西不够了赶快准备就是。当然“准备东西”有一个过程这可以理解,但是这个过程不能不设边界条件任由市场化行为发作,导致问题丛生。查阅最近两个《天然气发展五年规划》,开采量、消费量为规划量的60%~70%。如果环保部门说我正是按你的规划产量及消费量来实施煤改气的,能源部门可能无话可说。无话可说可以不说,但决不能转嫁压力,指责环保部门政策太强硬。环保政策的突然转向正是这几年天然气行业改革不到位,强行推广市场化,且毫无担当精神的后果。


对天然气“盛宴”和“狂欢夜”能否持续有些担忧,这是天然气行业理智的思考。天然气行业中还有另一类思维方式,当“以气定改”政策公布后,有一批乐天派仍是豪情满怀。某些油企人士高喊“中央定了,‘宜气’排在第一位”,“以气定改是中国天然气市场‘定海神针’”。如果从新政将使煤改气有序发展这点来理解,“定海神针”的说法不为过。但应该知道新政下天然气已不是“独生子女”了,新政将使天然气大规模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抑制,天然气以后又有可能多了,一心想做大做强的行业人士应该醒醒了。该醒醒的还有那些天然气政策改革理论家,如此改革是有利于消费者还是供应者?亦或有利于坚持绿色发展的这个国家?


煤改气的大方向没有错


因利益关系的冲突、大气污染成因的认识分歧、资源禀赋的实际状况,特别是天然气的经济性问题,煤改气一直饱受争议。前几年有学者认为煤改气产生的水汽加重了北京的污染。煤改气政策摇摆不定,致使雾霾肆虐,工厂停工、车辆禁行、学校放假的频率越来越高,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广。这才有了之前强硬的煤改气政策,随之从京津冀刮起的煤改气风暴席卷全国。京津冀地区乃至全国主要城市环境治理也初见成效,根据北京环境保护监测中心2018年5月的PM2.5和2014年对照分析显示,煤改气后燃煤对PM2.5的贡献由2014年的22.4%下降到2018年的3%,分析同时显,示煤改气后移动源(交通工具)污染的贡献占比大幅上升。环保部门公布的2017年全国蓝天数据显示,全国31个省会城市共收获5634个蓝天,比2016年多206天。其中煤改气政策最严厉的京津冀地区蓝天增幅最大,关于这一点北京市民近两年切身感受的空气质量变化是最好的证据。


事实证明,治理大气污染煤改气的政策及技术路线没有错,错就错在能源部门对去冬“气荒”虽有所料,但没有料到增量那么大。并在不当的时间采取了不当的应对策略,如初冬采用上市交易解决调峰缺口,在运行机制上没有中断那些非居民用气大户。但以后的大部分时间还是三大油企通力合作,主管部门有效管理,事态并未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回顾这个过程可以认为,这是前进中的错误,以这个缺陷否定煤改气的成果未免有失公允。至于执法中的不人性化是应该反省的,但以此否定基层干部的功劳更是错上加错。


在天然气经济性差又随时面临中断风险的现实下,不强硬执法谁主动改?不“一刀切”,“第一刀”先切谁?既然称之为“能源革命”,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能温良恭俭让。


“宜气、宜电、宜煤、宜热”,能源多元化发展的政策是合适的,但不能只从字面理解,一一分析就知个中缘由。关于“宜电”,改电的成本大约是改气成本的2~3倍,电费支出约是气费支出的1.3倍。电热效率差,舒适度差,用电采暖的居民已有定论。关于“宜热”,地热技术尚未成熟,高温开采成本大,热源衰减较快,陕西一些用地热做采暖的小区,现在又用天然气锅炉作为辅助热源。至于其他余热的利用,其资源十分有限。关于“宜煤”无需争辩,散煤燃烧烟气处理难,清洁煤技术推广难。“宜煤”是“三宜”都不宜的现实下的被迫措施,等于说你这儿暂时不用改了。所以从中国目前的清洁能源供应状况和实际使用效率来看,“四宜”宜来宜去还是天然气最宜,这至少是现实情况下的过渡措施。“四宜”的表面是因地制宜能源多元化,但背后是无奈与心酸。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煤改气”回不去了!煤改气政策还得适度强硬并有序安排,否则家家有借口“宜煤”,人人都想当最后一个改气户,中国的环境治理不可能无期限拖延。


天然气发展二次腾飞的机遇


以2023年为计算节点,天然气发展的空间有多大(选择这个节点是因5年之内LNG接收站将大量投产)?可以这样说,煤改气、油改气的盘子有多大,天然气发展的空间就有多大。


《中国散煤治理调研报告(2017)》(清华大学、国研中心等)指出,初步估算全国每年散煤消费量在7.5亿吨左右,民用散煤、工业小窑炉、工业小锅炉三分天下”。7.5亿吨煤折合天然气6000亿立方米,估计近年已改10%,还有5400亿立方米的增量。如果10年改完平均每年新增量540亿立方米(10年改完的节奏不应认为太快),2023年共新增2700亿立方米,这是煤改气。 
 

微信扫一扫
投稿联系:张先生 13844866317 新闻投稿咨询QQ: 35845245
邮箱:news#ne21.com(请将#换成@)
打赏
 
更多>同类电采暖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电采暖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资源合作  |  诚聘英才  |  会议定制  |  领导关怀  |  营销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